A02:时评 下一篇 4

司法边界越清晰,环境治理越有力

2016年12月27日 新安晚报

    □王聃

    最高法、最高检26日联合发布《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,进一步明确有关污染环境犯罪的定罪量刑具体标准,将从2017年1月1日起实施。这是1997年刑法施行以来,最高司法机关第三次就环境污染犯罪出台专门司法解释。《解释》明确指出,重点排污单位篡改、伪造自动监测数据或者干扰自动监测设施,排放化学需氧量、氨氮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,应当认定为“严重污染环境”。(12月26日新华社电)

    两高此次发布的司法解释,很容易让人想起前不久的一则新闻——空气采样器本是实时监测空气质量的,作为国家直管的西安长安区监测站,按规定不经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。然而,今年2月以来,西安市环保局长安分局主要官员偷配钥匙并记住密码,用棉纱堵塞采样器,致使数据异常,引起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注意。随后,警方介入调查。

    此前,对类似“给空气采样器戴口罩”这样伪造自动监测数据的行为究竟如何追责,应该说还存在着争议。如今,明确篡改、伪造环境自动监测数据为“严重污染环境”,两高的司法解释,其实是让“污染环境”的司法边界越来越清晰。这对于保证环境质量监测系统的正常运行,以及有效防范和依法惩治环境污染犯罪,都将起到重要的威慑作用。可以想见,倘若该司法解释能够被完整兑现与落地,“给空气采样器戴口罩”这样的荒唐事件当能被及时惩处。

    然而,值得追问的是,明确篡改、伪造环境自动监测数据为“严重污染环境”,能否彻底杜绝该类行为呢?可能还不好说。要知道,近年来,国家为治理空气污染屡出重拳。比如,为防范人为数据造假,环保部设置了数据“一点多发”、远程监控、定期开展飞行检查、交叉检查等多层关卡,还出台了《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判定及处理办法》,但仍未能阻止“给空气采样器戴口罩”闹剧的上演,其中缘由值得深思。

    在笔者看来,除了此前相关司法约束尚不够精细以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,相比之下,现有的环境治理还是比较侧重环境监测数据,而对民众真实感知的重视度还不够。由此带来的可能后果,就是个别环境治理者会在环境自动监测数据上动手脚,这正是“给空气采样器戴口罩”事件中更深层次的驱动因素。所以说,这种现实驱动,可能并不会因明确篡改、伪造环境自动监测数据为“严重污染环境”而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厘清了这一层缘由,就不难发现,要让篡改、伪造环境自动监测数据的行为彻底消失,既要严格执行此次两高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,也要逐渐加大民众对环境治理的评价权。如此,类似的行为当会失去生存的土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