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I08:城事 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

母亲的“千里耳”

2016年12月27日 新安晚报

    □天长钱永广

    几年前,我和姐姐分别在城市里买了房、安了家。可70岁的母亲和二哥,仍住在农村老家。为了经常能和母亲团聚,每到周末,我都会和姐姐一起,从城市回老家看看母亲。

    一个假日,我和姐姐又一起回到老家。我和姐姐在门前菜园一边种菜,一边闲聊。我说:“这几年,我的颈椎疼得厉害,很不好受。”姐姐说:“年纪轻轻,怎会颈椎疼啊?”我笑着说:“我的颈椎疼得厉害,可能是因为经常对着电脑写作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我和姐姐说话的声音不大,却不料被远在井边洗菜的母亲听到了。母亲一边朝我们走来,一边问我:“怎么了,颈椎疼得厉害?”见母亲过来,我们立即停止了说话。姐姐连忙小声说:“妈虽然年纪大了,可她耳朵却特别好使,她在偷听咱们说话呢!”

    正说着,母亲已来到我们身边,她用粗糙的手,摸了摸我的颈椎,说:“是啊,年纪轻轻,怎么就有颈椎病了呢。以后要多运动运动,不要总坐在电脑前写呀写,挣那么多钱干嘛?”

    在母亲眼里,我写作是为了钱,却不知我写作的快乐,一篇好的文章出炉,那种精神上的享受,母亲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再一个假日,我和姐姐又回到老家,只见母亲从卧室里拿出一台颈椎治疗仪,对我说:“我去镇上医院问了医生,医生说,颈椎病会引起头晕,这类病手术会有风险,医生建议我还是给你买一台治疗仪比较适用。”

    母亲还没有说完,我竟生出了万般感触。原来,上次在老家,我不知道母亲怎么听见了我和姐姐的谈话,并悄悄把我颈椎病的事记在心头,还特地花了好几百元,为我买了一台颈椎病治疗仪。

    我们有时真不明白,明明母亲不在场,可我们的谈话,她总能知道,似乎她有“千里耳”,让我们捉摸不定。去年暑假,母亲从农村来到我家。吃完晚饭,我和妻子谈到城里买的蔬菜,既不新鲜,而且还有残留农药。我们在客厅说话,母亲在卧室里看电视。没想到,母亲回家后,把门前的菜园扩大了一倍。品种也从以前的青菜、萝卜、韭菜,扩大到扁豆、丝瓜、青椒二十多个品种。现在,只要我们回家,或是村里有人进城,母亲定会准备好一大堆新鲜蔬菜,托人捎来,或自己送来,真是让邻居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母亲喜欢倾听儿女们的谈话,只要母亲在我们附近,我们说话的内容,总逃不过她的耳朵。其实,这是天下母亲对儿女们爱的本能。记得小时候,我和姐姐经常吵架,我经常会受到姐姐的欺侮,每当我哭出声后,母亲总会从天而降,帮我擦干眼泪。从那时起,我就明白,即使母亲不在身旁,母亲的耳朵也在时刻关注着儿女们的动静。

    前几年,父亲因病去世了。母亲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,可能因为悲伤过度,母亲的耳朵越来越不好使了,有时我们和她说话,不得不抬高声调,可是奇怪的是,每次虽然我和姐姐说话的声音很小,但是她却听得一清二楚,让我很是费解。也许,母亲的爱,已全部集中到了她的耳朵上,她很在意儿女们的一言一行和一举一动,因为我相信,只有爱,才让母亲拥有了“千里耳”,现在,只要她在我们身旁,哪怕我们有一丝动静,她也能了如指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