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I07:悦读 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

2016年12月27日 新安晚报

    □合肥张世平

    读书人喜欢书,当然喜欢自己的书房。一排书橱,一桌一椅,一对沙发,坐下来捧起书,与智者和慧者对话,就找到了心灵的乐土,仿佛一个喜欢游泳的人跳入大海,仿佛一个喜欢登高的人爬上高山,那种感觉无以言表,更无可替代。

    我最初的书房是一只木箱。那是我上大学时从家里带去的一只樟木箱,本来是装衣物的,离校时千挑万拣,还是将一部分教科书和省吃俭用买的书放了进去。箱子其重无比,带着它上车下车上船下船,负担实在不轻,但却自得其乐。上班后很长一段时间,单位安排住招待所,而且是三人合住一间,箱子只能塞在床下面。有空的时候打开箱子,翻翻在学校时啃过多遍的《资本论》《经济学说史》,看看里面有时认真有时马虎的笔记,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阶梯教室。星期天逛逛书店,遇到喜爱的书,明知书箱空间有限,但踌躇再三仍然一本又一本买回来,等到再次搬家时,又多了两个纸箱,把三箱书搬到新家,当然更费周折。

    新家是一室半一厅,我把那个半室当成了书房。我请老家木工按尺寸打了两个书橱,把三箱子书码了起来。就像衣服必须放进衣橱一样,书一旦放到书橱,真是大不一样,好看又好找,要看什么书随手一翻就到了手。书橱的容量也大得多,三箱子书还没放满一个书橱。我在那里住了八年,那也是买书最多的八年,像路遥的《人生》、余秋雨文集等都是那时一本一本搬到书房里,《新华文摘》等刊物也从那时一直订阅至今。

    再次搬家,我的书房又一次升级高配。面积虽然只有十多平方米,但有面向公园的宽大窗户,有两排顶天立地的书橱,还放了一张书桌和一对沙发,是我心目中的标准书房。唯一不足的是书房虽然扩大了,但空间仍然有限,搬过来的书几乎放满了书橱,要利用好有限的空间还需动动脑子。这几年我的阅读习惯有所改变,许多书籍都是先从网上下载后阅读,有的是有声读物,有空时听上一章,既养眼又入神。我的书橱已经专门腾出一层放置音像制品,有大容量的移动硬盘,有分门别类的CD,还有便于携带的U盘等等,无论是查找资料还是听读,都十分方便,看来这是有效利用书房空间的有效途径。当然对于听起来不错的图书,还要择其重点买上几本,要的就是那种随意翻看前后对照,有时兴起还要涂抹几笔的感觉。这几年我书橱中新增的藏书如《大清相国》《梁衡散文集》《安徽通史》等,其中不少都是既有数字版又有纸质书。

    书房记载了个人的读书史,也折射出城市的悄然变化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书房取代客厅,成为住房装修的重点,参观朋友新居的书房成为最有兴致的项目,书房也成为接待好友最具雅兴的场所。前不久,合肥跻身全国最爱阅读的十佳城市并荣膺榜首,这二者之间也许有内在的联系吧。

    居家有书房真好,城市有书香真好!